• 首页
  • 期货配资平台app
  • 配资实盘网上配资
  • 配资实盘网上配资

    配资杠杆10倍 深交所十问老字号九芝堂的经营乱象

    发布日期:2024-05-23 02:32    点击次数:77

    K图 000989_0

      因内控出现重大缺陷被ST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之后,5月20日,九芝堂又收到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针对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李振国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股权转让、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5.94%、业绩下滑等十大问题,深交所要求九芝堂公司详细说明相关情况。

      受近期监管消息影响,5月20日上午,ST九芝一度跌停。 截至 5月21日收盘,公司股价为7.7元/股,市值为65.91亿元。

    深交所抛出十问

      九芝堂近期收到的监管函有点多。

      根据深交所问询函,在近期进行年报审核时注意到,容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九芝堂公司 2023 年度内部控制出具了否定意见,主要涉及以下几大问题:

      其一,使用非公司账户收取保证金。

      九芝堂使用非公司账户收取保证金,该账户中的部分资金通过借款形式间接流向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李振国。截至 2023年末,九芝堂通过非公司账户收取保证金余额 4270万元,n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李振国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为3700万元。截至 2023 年年报披露日,非公司账户收取的保证金已全部退回,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及占用期间利息已全部偿还。深交所要求九芝堂说明非公司账户的具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开立时间、持有人、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等;列示非公司账户各年度收取保证金金额、退回保证金金额、保证金余额。

      其二,控股股东李振国质押比例为 95.94%。

      深交所要求九芝堂说明控股股东持有公司股份是否存在因偿还债务、n质押平仓、司法拍卖等原因主动或被动卖出的风险,是否可能对公司控制权归属造成影响。

      其三,转让九芝堂医药股权构成关联交易问题。

      2022 年 4月,九芝堂向益丰药房转让所持的湖南九芝堂医药有限公司51%的股权,交易对价为2.04亿元。转让完成后,九芝堂持有九芝堂医药 47.5714%的股份,九芝堂医药及其下属子公司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当月,控股股东李振国拟将持有公司5%的股份转让给益丰药房,转让九芝堂医药股权构成关联交易。2022年、2023年,九芝堂向九芝堂医药出售药品的收入分别为2828.77万元、5535.11万元,向九芝堂医药采购药品的金额分别为1159.09万元、1918.04万元。对此,深交所要求九芝堂说明转让九芝堂医药股权的背景及原因、九芝堂医药最近三年主要财务数据、定价依据及合理性、股权转让款的支付情况、会计处理;说明关联交易的原因及必要性,销售、采购商品定价的公允性,履行的审批程序和信息披露程序。

      其四,业绩下滑的合理性。

      处方药毛利率与公司净利率存疑。2023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9.6亿元,同比下降2.38%,其中,OTC、处方药分别实现营业收15亿元、13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8.97%、增长5.80%,毛利率分别为52.36%、71.04%,分别同比下降1.89%、5.43%;

      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2.97亿元,同比下降16.9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以下简称“扣非后净利润”)2.7亿元,同比增长132.0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9亿元,同比下降78.23%。

      对此,深交所要求九芝堂结合处方药主要产品售价、单位成本变动情况,说明处方药主要产品毛利率变动的原因及合理性,与同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说明2023年主要供应商较2022年是否发生重大变化;说明净利润与扣非后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变动趋势不一致的原因及合理性等。

      其五,应收账款增加的问题。

      2023 年末九芝堂应收账款余额为4.79亿元,较上年末增长 47.71%,坏账准备余额为 3726.69 万元,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 4.4亿元,而公司账龄在 6 个月以内的应收账款的预期信用损失率为 0。深交所要求九芝堂结合销售政策、信用政策、结算方式、营业收入变动n情况、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说明 2023 年末应收账款余额较上年末大幅增长的原因及合理性;结合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政策及比例、期后回款情n况、近三年坏账损失率、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说明公司不对n账龄在 6 个月以内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的原因及合理性,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充分。

      此外,公司销售费用居高不下的合理性。

      2023 年九芝堂销售费用金额为 11.1亿元,销售费用率为 37.50%,其中,市场维护及促销费、广告宣传费分别为 4.95亿元、2.8亿元;研发费用金额为1.45亿元,其中,委托外部研究开发费用为 2458.75 万元。深交所要求九芝堂说明市场维护及促销费的具体内容及构成情况,在公司业务流程中的具体作用,费用确认的具体时点及依据;列示前n五名市场维护及促销费支付对象情况,包括但不限于交易对手名n称,成立时间,注册资本,推广服务内容,对应产品情况,金额,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5%以上股东、董监高人员是否n存在关联关系。深交所还要求九芝堂结合广告宣传的主要内容和形式等,说明广告宣传费的前五名支付对象、金额、宣传内容,与公司是否有关n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安排,支付规模与相关销售情况是否匹配。

    老字号的下滑之路

      九芝堂曾与同仁堂齐名,业内有“北有同仁堂,南有九芝堂”的说法。其前身“劳九芝堂药铺”起源于清顺治七年。作为百年老字号,其广为人知的产品主要为六味地黄丸、驴胶补血颗粒。2015年收购友博药业后,疏血通注射液被认为是九芝堂新的业绩增长点。

      2017年,九芝堂由于疏血通注射液营收增至37.97亿元,净利达到7.12亿元。同年,友搏药业主打产品疏血通注射液年销售额达37亿元,位居全国三大终端六大市场最畅销品牌前20名。

      然而,疏血通注射液受2018年后医保受限、辅助用药目录及重点监控目录等政策变化影响销售下滑,同时,传统产品由于国内竞品众多也出现承压。九芝堂的销售业绩开始走下坡路。2022年起营收连降,2023年则营利双滑,尤其是净利润,相较2017年的7.12亿元已然腰斩。

      面对困境,九芝堂也开始寻求创新和多元化转型。作为传统中成药企业,九芝堂谋求跨领域转型难度不小,然而其对应的研发投入却并未显著增长。2018-2023年,九芝堂研发费用合计7.05。而销售费用合计76.03亿元。销售费用规模是研发费用规模的10多倍。

      2024年,不少老字号中药企业由于戴帽或面临退市风险而备受关注。“老字号”自时间中、自消费者的口碑中沉淀而来,历经岁月,始终焕发着勃勃生机。然而当招牌被资本绑架、口碑靠营销打造、研发却止步不前,“老字号”这张“金字招牌”也终将被时代淘汰。对于九芝堂而言,加强内部风险管理、守正创新、擦亮“金字招牌”是帮助九芝堂重塑信誉、重拾业绩成长的最佳出路。

      针对公司管理层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是否涉嫌掏空上市公司这一问题,九芝堂在回复《国际金额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管理层无掏空上市公司行为,无转移资产行为。另其补充道,公司无退市风险。

      针对控股股东李振国持续减持套现配资杠杆10倍,九芝堂在回复《国际金额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控股股东近年减持资金及质押主要用于偿还存量股权质押融资,降低股权质押比例,其原始股权质押融资主要原因为2015年重大资产重组过程中通过质押非公开发行新股以及受让的九芝堂原股东老股进行融资,用于收购九芝堂原股东持有的股份等。公司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不存在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情形。